• 我们的强大团队

    我们的学校是一个协同合作的学校:团队成员是业主也是员工,我们每位成员都100%参与学校的工作。我们是一所专门教授西班牙语为外语的学校。 学校是由一群对教学具热情的老师们组成的,我们的老师们透过与学生直接沟通,不停地在致力于努力建立我们的梦想。

Pedro

Pedro

负责学生事务

我的童年都在街上度过,在80年代度过了我的青少年时期,摇滚乐就从那时开始陪伴着我。我很年轻就开始工作因此让我有能力去旅行;认识了很多让我难忘的人和地方。然而随着新阶段的到来,我开始创立我自己的学校且为这个学校投入大量精力。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多让我在多变的生活节奏中比较冷静。我只是一个总是带着微笑尽力帮助大家的普通人。

Clara

Clara

老师

我来自马德里旁边的Alcalá de Henares,是塞万提斯的城市。我有科尔多瓦人的血统。我用了半生的时间教西班牙语,前后在克罗埃西亚,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以及比利时等不同的国家待过。我也曾在几所大学和塞万提斯学院工作。我的爱好是:学习少数民族语言,旅行和阅读。我最喜欢的做的事是聊天,如果有一顿美食陪伴最好。我是一个快乐的人,我感到很幸运能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员。

Amarilis

Amarilis

负责环境清洁

我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,从1998年以来一直在西班牙居住。从头开始的新生活总是很辛苦,但是现在我对在马德里的生活感到非常高兴。身为一位清洁打扫人员:我可以自主的在这所学校里工作,而且同事间相处的很好。我喜欢朋友们一起出去玩。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是和我在一起生活的儿子和母亲。我是一个坚强的人,我很骄傲成为这所学校的一份子。

Laura

Laura

教師兼财务

从一开始,我几乎是团队的一员,尽管我致力于很多事情,但最能激励我的是教书。我会说中文,并且在博物馆工作了将近15年。我也致力于不同领域的教学。我喜欢练习排球,阅读科幻小说,观看系列节目和睡觉。没有什么比陪伴奶酪和葡萄酒更好的对话了。我很好奇,我为创新和贡献自己的学业感到兴奋。

Santiago

Santiago

教师与学生事务

我在马德里出生, 在意大利教过西班牙语。当我回到马德里时,我开始在西班牙语言学校教西文,也在那时我开始争取改善教师的工作条件。当时我想着要建立一个由老师经营的学校, 而今天这却不只是一个梦想了! 尽管我最大的兴趣是政治,我也热爱与人讨论,音乐和文学。 美食和饮品是我最大的乐趣。 我擅长社交活动更热爱看着学校一天一天地成长。

Sergio

Sergio

教师

我是古巴移民的第二代,尽管我出生在古巴,但我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马德里度过。我也住过比利时,意大利和美国。我一直很喜欢与语言相关的东西,因此除了担任老师外,我也是翻译人员。我的爱好是篮球和唱歌。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,因为让我可以认识有趣的人并了解其他文化。我是一个有礼貌的人,让学生在课堂上感到自在是我最重视的第一件事。

Luisa

Luisa

老师

我在西班牙南部的Sevilla出生,但有着一个Granada的心,而马德里是领养我的城市。除了这些地方,我还要再添加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:慕尼黑。我在那里住了11年,其中有9年都在教西班牙语。我喜欢在大自然中散步,也喜欢在城市中散步。完美的一天对我来说是: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,在沙发上看一部好电影。我是一个很开放的人,是一个很好的对话者,我也喜欢花很多精力准备我的课程。

Ángel

Ángel

教师

虽然我出生在马德里,但我来自马德里郊区,一个叫3区的地方,那里可以拍摄科幻电影。我从2010年开始教外国人西班牙语。在2015年,我开始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员。我一年看365部电影;如果世界末日到了,我肯定会在一家电影院里待着。我觉得猫是男人最好的朋友。我是一个创造力的人,我喜欢为课堂准备有趣的活动和材料。

Reyes

Reyes

教师

我学习翻译和西班牙语教学,帮助我认识了各种有趣的人和文化。现在我住在我最喜欢的城市马德里,但在此之前我曾在中国和美国居住过。当我不工作时,我喜欢弹吉他还有在洗澡时唱歌,但绝不会两件事一起同时做!我喜欢看电影,和朋友一起出去玩。我是一个有趣的人而且在课堂上,我传递着积极的能量。

Carmen

Carmen

老师

我来自巴塞罗那,但我不会讲加泰罗尼亚语,因为我的牙齿是在Getafe长出来的。我出生于七十年代末,与母亲同住。我学过哲学,但是在教室里我通常不谈论康德:我喜欢查斯卡里洛斯舞,笑话和口语表达。除了教学,我喜欢文学,如果市有关19世纪的文学更好,而且我是那些在门前应该拉门却推门的人。我很讽刺,也很贴心。在我的课堂上,幽默是最不缺乏的。

Victoria

Victoria

老师

我从十岁就来马德里,但我一直很清楚自己想探索世界的欲望。我喜欢当西班牙语老师,这个职业一直引领着我的生活。我住过俄罗斯,在那里我可以享受90年代莫斯科的反文化氛围。完美的一天对我来说是:和我的女儿一起去参观retiro的木偶,然后去一个能跳舞和唱歌的音乐会。我的避难所是:塔尔科夫斯基的电影。我是一个喜欢微笑,并且能让学生参与我的课程。

Mario

Mario

教师和招生

我在一个山里村子长大,有五个兄弟,我是老三。我学习历史和人类学,住过爱丁堡,也在南美洲旅行过。回西班牙后,我教难民西班牙语,然后与其他同伴一起创立了这所学校。我的两个孩子和我的伴侣是我最爱的人。我总是热爱与朋友分享:音乐,足球和政治。我很细心,并且我总是不停地在思考如何让事情更好。